《痞子大侠》第十章及《痞子大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痞子大侠  作者:董妮 书号:32127  时间:2017-7-18  字数:9087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丁叮直到全身衣裳被去大半,才猛然醒觉,她似乎又上了曲笛的大当了。

  “你又拐我!”她再度习惯性地拧他耳朵。

  “唉呀!”曲笛闷哼一声,停下扯她带的手。“堂都拜完了,接下来不就是房吗?怎么说我拐你了?”

  “我说过,没与柳公子退婚前,不能跟你成亲的。”

  “反正他一定会退婚的,我们早一天成亲、晚一天成亲又有什么关系?”没真正拥有她,他心不安啊!

  “这是道义上的问题,尤其柳公子又救过我的性命,好师弟,我一定会嫁你的,你别我这么紧好吗?”算她求他了。

  他恨恨地握紧拳头、松开、又握紧、再松开,足足有半刻钟那么久,他长叹口气,翻个身,躺到草地上,仰望那蓝蓝的天空,清凉的风拂过树梢,带着几许草木清新的气味。

  这片林子是他们小时候最喜爱游玩的地方,春天,他们在这里掏鸟蛋;夏天,他们爬到树上捉蝉;秋天,他们在漫天飞舞的落叶中击剑;冬天,他们拿来丁还的藏酒在树里偷偷地喝…

  每一景、每一幕都是那么样地欢乐、平和,宁静到他以为这样幸福的日子会持续到永久。

  奈何,天下间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

  一场惨剧结束了他的梦,毁去的不止是他的生活,更是他对人生全部的信念。

  他再也不敢相信世间的一切人事物,哪怕它们曾经美好到极点,也终有一天会消失无踪,他一个渺小的凡人又能真正捉住、守护得了什么?

  他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地享受那得来不易的幸福啊!

  “师弟,你生我气吗?”她轻轻地握住他的手,拉到边,谓柔地亲吻。“我爱你,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份爱永远不会改变。只是,你得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处理过去的那些麻烦。”

  他叹口气,把她抱到自己身上,轻轻地吻着她的。“我相信你,只是…我担心…你晓得的,人生中总有无数意外,倘若四年前的悲剧再度重演,我们对抗得了吗?”他摇摇头,甩开那恐怖的画面。“好吧!我给你时间处理柳怀犀的问题,但就这么一回。我对什么富贵荣华都没有兴趣,只想跟你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我不要任何人事物打搅到我们;之后倘若再有不轨之徒妄想破坏我的生活,我会不择手段毁灭他们。师姐,你能够承诺我,假使真有那么一天,你会全心全意信任我吗?”

  看着他玉般的容颜衬着那泛着银光的乌丝,上头闪着点点的星霜,她终于知道一直以来他在怕些什么了。

  曲笛其实是个很热情的人,他爱这个世界,从一个人到一株小草,一旦投入了惑青,他都会全心全意去维护。

  然而,命运的捉弄让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他没有父母,小时候甚至连三餐温是什么滋味都不晓得,因此养成了他掠夺的子,只要看上一件东西,就一定要紧紧揽在手上,不能有丝毫的松解。

  他努力爱着他所爱的人事物,奈何长久以来,从来也没有人回应过他,哪怕是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她,也不曾全心全意去感受他那既深刻又悲痛的爱情。

  “对不起。”她感到无比的心痛,要多少的绝望与失去,才能将一个大好青年变成这个样子;而这些都是她不曾替他想过的。“也许你说的对,人生总有无数的意外,谁也不敢保证下一刻会怎么样。而我既然已经嫁给了你,就不该再执着那些礼教道德。”

  “呃!”他眨了眨眼。“你是什么意思?”

  她抿,轻轻一笑,如桃花盛开,着春风,送来阵阵芬芳的气味。

  他感觉浑身一颤,脑袋瞬间变成一团浆糊。

  她低下头,吻上他的…应该是这样做没错吧?天知道,她从来也没做过啊!不过在柳家的时候,听一些下人们提起过男女情事,不外乎亲亲小嘴、拉拉小手,所以…接下来就是牵起他的手了,然后…

  她不知道了,疑惑的眼望住他。

  他呆愣住,对于男女情事,他其实也没有任何经验,毕竟,他拜师之前还太小、而且太穷了,去哪找女人教他这等事?

  后来结识了丁叮,一心认定她就是他未来的娘子。

  曲笛又是死心眼的子,决定了一件事就死活也扭不过来,这辈子就只要丁叮一个女人,哪怕曲儿貌若天仙,对他又情深意重,他始终不动心。

  这…既然是两个情事上的初手,那么该如何行这周公之礼,就只好…一切依循本能了。

  四交接,用力地猛,某个人一个不小心让牙齿与另一个人的瓣发生了太过亲密的接触。

  “好痛。”

  “啊,见血了。”

  “怎变办?”

  “没关系,呃…吧!J

  这舌头一,就像在火炉中添了炭,情焰轰地一声烧了个惊逃诏地。

  两人的衣服一件件地抛飞,赤的身体在晴空下、草地上翻滚着。

  一切完全就是本能,不讲浪漫、没有温柔,只懂得用自己最大的力道去捏、动…

  ******--***

  云散雨歇,曲笛和丁叮并肩躺在草地上仰望顶上蓝天。

  两人赤的身体上都布了青紫瘀痕,有些地方还因为抓咬过力而破皮、渗出点点血丝。

  他们看着天空,一朵云飘过去,接下来又一朵、再一朵…不知道飘过了多少云絮,他着破皮红肿的,哑着声音开口:“感觉如何?”

  她想了好久,声音同样的沙哑。“好痛,而且好累,真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喜欢做这种事?”

  嗯,好神圣的问题,值得探讨一下。

  他思考片刻。“大概就像动物每到春天就会发情一样吧,人也是会发情的,所以要做这种事。”

  “可是我以前听说书人说过,很多男人几乎是天天上青楼的。他们每天都做这种事,难道是因为他们每天都发情吗?”

  “这个…青楼我也去过几回,都是同人谈生意时去的,大家一起喝喝酒,听几个小姑娘唱唱曲子、跳几支舞,然后…生意谈成大伙儿就散了,没见过有那种天天发情的人啊!”幸好四周无人,否则让之前在商场上被曲笛的阴险手段坑过的人听见,非吐它三大口鲜血不可!

  “也许改天我们应该一起上青楼看看,为什么他们每天发情都不累?我们还是练过武的,身体理当比一般人强壮,却搞得这样疲倦,太没道理了!J

  “我想想,苏州最有名的青楼应该是锦绣坊,我们不妨去那里看看。”他也认同了她的提议。

  就不知道这天下间有没有哪家青楼是肯接受一对小夫观摩,学习这房中术的?

  “唉!”她抚着酸疼的,懒洋洋坐起来。“虽然还是觉得好累,但一些该办的事还是得办。”

  “办什么事?”一夜的房搞得他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虽然睡了一天,但他还是倦得很,啥儿事都不想干。

  “你少来。”她玉腿横伸,踹他一脚。“陪我上柳家退婚。”

  “有必要这么急吗?我现在很累耶!”

  “我已经无声无息离开柳家快一个月,再不捎个信息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我让人去通知一声不就得了。”

  “难道退婚的事也要别人代说?柳公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他已失义在先,绝不能再失礼于后。”

  “知道了、知道了。”他长叹口气,跟着爬起身。丁叮不愧是丁还的女儿,一样的老学究啊!

  “那你还不快点儿?”

  “再快也没用啊!”他苦笑地拎着那已成片片碎屑的破衣。“我们总不能穿成这样去见你的救命恩人吧?”

  “那怎么办?山上可没地方买衣服。”

  “你忘了四年前我在庄子后院建构的密室啦!里头不仅饮水、干粮、衣物俱全,就连玲珑门历代的典籍、我们一起炼的那些丹葯、小机关也都保存完好。我们先去洗个澡,然后进密室吃点东西、换好衣服,再去找你那位柳大公子退婚喽!”

  “那密室没遭破坏吗?当年…”忆起那夜惨剧,她至今仍感心神震

  她就快十八岁了,不再是昔日的无知小儿,自然清楚能让丁还打开机关,相入庄的都是些什么身分的人。而凭着他们的实力,以及血大法的强烈惑力,他们在焚尽白云庄后,难道还会放弃这唯一可能收藏典籍的密室,而没试图劫掠?她不信。

  “就凭那几废柴想破我的机关,再等一百年吧!”他成功离开密室后,葬了丁还,并在山里搜寻她整整一年;期间也遇过几波不明人士用尽镑种手段想打开密室,但皆无功而返,反被他的机关、毒葯得损兵折将。“告诉你,这里现在已经变成武林众所周知的鬼域了,任何想谋夺密室宝藏的人都会不得好死。”

  她跟着他走到密室前,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到什么新的机关啊,你又做了什么手脚?”

  他指着她脚下一株小草。“西域有名的金龙草,本,沾上丁点,焚筋毁脉,再配上苗疆的蛊毒、南洋的黑美人…嘿嘿嘿,哪怕是少林十八铜人亲至,也要让他们全部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那如果人家用火葯炸呢?”看他这么嚣张,她就是忍不住要为难他一下。

  “我其实很希望有人可以想到这一点,毕竟,我在这密室底下埋了五百多颗的霹雳子,想想,一点火葯、加上五百多颗的霹雳子一起爆炸,那场面…我敢保证,哪怕是宫里一年一度的烟花节都没这画面壮观雄伟。”至于密室会不会受到波及而损毁?不必担心,这密室可是他用尽心思建造的,一层铁、一层寒玉、一层砖…全部加一加,总共搞了十来层,这整座山头都被炸崩了,密室也不会完蛋。

  她只有两个字送给他:“疯子。”

  “感谢。”

  她伸手,狠狠拧住他的耳朵。“你这个笨蛋,你把密室得像龙潭虎,我们怎么进去?”

  “很简单啊!”他咬破舌尖,出一点鲜血。“那些毒草、毒虫都是用我的血喂养的,牠们只要闻到了我血的味道,自然会让路。”

  仿佛是奇迹一般,随着那点鲜血的滴落,丁叮脚下的草枯了,灰黑色的密室四面外墙也恢复了它原本的青蓝色。

  耙情墙壁变,不是因为大火焚烧,而是因为这些毒物?

  她忍不住打个寒颤儿,望向曲笛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武林谱上曾传,丁还是数百年来玲珑门第一奇才,年仅双十,已仗手中三尺青锋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这个记录到了曲笛身上…也许是需要改写了。

  曲笛大步踏向密室,在那青玉砖上连拍三下,力道三次都不同。密室门开,奇异地,没有霉味传出,反而是冲出一抹寒凉气息。

  曲笛微一耸肩。“一年前,我偶然得到一块万年寒冰,传闻它避尘、避水、避火,可保物品万年不坏,便拿来这里放着,看来功效不错。”

  丁叮理解地轻点头,跟随他的脚步走进密室,里头果然纤尘不染,各式杂物收拾妥当。甚至…她还看到几块自己绣的帕子,旁边是曲笛绣了一半放下的百鸟朝凤图,一枝竹笛、一只草扎的蚱蜢、两只风筝…无数的童年回忆闪过心头,它们被好好地放在那块万年寒冰上。反而是玲珑门一些珍贵典籍、血大法的秘笈、几把宝剑,是被随意地扔在墙角。

  丁叮的手不抚上那些小玩具,人生当中什么是最宝贵的?不是那举世无敌的武功秘笈、不是稀世珍宝;这些充欢乐回忆的东西,才是人生无价宝啊!

  曲笛取了一件外衣披在她肩上。“小心点,这万年寒冰的冷气可是很强的,你别着凉才好。”

  她借着回头的瞬间,悄悄抹去眼角的泪,伸手拧住他的耳朵。“废话,你这么大块寒冰…都可以做一张了,往一间小小密室里放,里头能不冷吗?”这傻瓜,真的傻,这样的稀世珍宝啊!却用来保存这些无用的小玩意儿。但是,她好喜欢、好喜欢他这份傻劲儿。

  “我找不到小块的啊!”他无奈地大声喊冤。

  ******--***

  丁叮一直以为得费很大的工夫才能说服柳怀犀与她解除婚约,毕竟,柳家也算是书香门第,他俩的婚期都发布了,却突然取消,对于柳家的名声可是莫大的伤害。

  偏偏,柳怀犀却二话不说地应允了她的要求,甚至,他脸上还出现如释重负的表情。

  丁叮不免怀疑,柳怀犀是不是撞到鬼了,又或者…她询问的视线抛向一旁的曲笛身上。

  曲笛却是很干脆地把肩一耸,脸上就只写了“无辜”两个字。

  他其实比她更讶异柳怀犀会这么干脆地解除婚约。

  按照他原先的计划,由曲儿对柳怀犀下葯,让他暂时变成太监一个;当然,葯不会马上发作,以免柳怀犀怀疑到曲儿身上,并且葯力也不会持续一辈子,最多一年,柳怀犀的男雄风自然恢复。

  谤据柳怀犀的为人品,他一定会因自惭而决定解除与丁叮的婚约。

  只是…就算柳怀犀不想连累无辜女子独守空闺,甘心放丁叮离去,他也不会表现出这般快的表情吧?除非…

  一定是儿干的好事。曲笛暗猜,也就只有曲儿那自小承受御教坊的教导,一举一动无不媚态尽显的奇女子,才能得这以迂腐出名的柳怀犀快送走前未婚

  只是…这未免太委屈曲儿了。

  丁叮又和柳怀犀互道几句珍重,便与曲笛相偕离开柳家。

  这一踏出柳家大门,丁叮两只纤细的手指又“亲密”地爬上了曲笛的耳朵。

  “你老实招来,你到底对柳公子干了什么好事?”

  “天地良心,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你骗得了天下人,骗得了师姐我吗?别忘了,我几乎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一翘股,我就知道你干了什么坏事。”

  “真的与我无关。”他长叹一声。“罢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到了天宝坊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曲笛带着丁叮回到了那个他曾说过短时间,起码一、两年内都不会回去的地方,见到了曲儿。

  是女人都重视自己的容貌,哪怕是从小就在山林里长大,于世事所知无多的丁叮也晓得,容貌于女子那是仅次于贞节的东西。

  她打懂事以来,也听过不少丁还的知好友夸她漂亮、可爱,对自己的容貌当然也有几分自信。

  但见了曲儿后,她才真正体会什么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

  曲儿不止是容貌生得好,姿态、举止、言谈,莫不充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媚态。她的一个眼神,连身为女子的丁叮都觉心颤神摇,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女人怎么可以美到这种程度。

  “曲儿,天宝坊主人。”曲笛为丁叮和曲儿做介绍。

  曲儿瞋目、摇头、轻笑,三个动作,三种媚态,一身上下,真只有一个“美”字可以形容。

  “是天宝坊半个主人,大哥,别忘了,这天宝坊有一半是你的。”她喊曲笛大哥,显示了她对曲笛没有异心。“还有这位…是我未来的嫂子吧?”她笑嘻嘻地,明媚中又带三分调皮。

  曲笛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她要做他的妹妹吗?比朋友更亲近的一层关系。也好,对于天下的万事万物,能引起他执着的很少,目前丁叮是唯一的。但他不在乎多个妹妹,反正他从来也没有兄弟姐妹,奢享一下亲情也无所谓。

  “丁叮,我的师姐兼亲亲好娘子。”说着,他在丁叮颊上偷香一下,惹得她又伸出双指拿他耳朵出气。“要死了,大庭广众之下你也敢做这种事,要不要脸?”

  “这夫相亲,天经地义,有什么丢脸的?”他的脸皮可比城墙厚了。

  “哼!”丁叮懒得跟他说,转向曲儿。“妹妹…我叫你妹妹,你不介意吧?”

  “我很高兴有个大嫂呢!”

  “我也很喜欢妹妹你呢!没看过你,不知何谓绝佳人,妹妹,你真的好漂亮。”丁叮诚心地称赞她。

  曲儿尽管心底对曲笛有着万般不舍,但听得丁叮这诚挚话语,心里也是愉悦的。

  “姐姐太夸奖我了。姐姐才是英姿飒、令人心仪的女中豪杰呢!”她的一言行温和若春风、举止坦而潇洒,难怪曲笛为她痴

  “得了,你们两个别一个夸过来、一个赞过去。”曲笛口道:“儿,那柳怀犀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他直接点出了柳怀犀快与丁叮解除婚约的原因。

  丁叮恍然大悟。

  曲儿娇媚一笑,她是为了成全曲笛与丁叮,才特意惑了一下柳怀犀,想不到那书呆子这么不勾引,她一记媚眼,他魂儿都飞了,连自己还有个未婚都忘了。果然,天下男儿皆薄幸,曲笛例外。

  “他有意思是他家的事,与我何干?大哥、大嫂既然来了,也快午时啦!不如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我让下人多准备些饭菜。”

  “顺便带一瓶西域来的葡萄酒让你大嫂尝尝鲜。”曲笛说,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本薄皮册子扔给她。“把这玩意儿印蚌几千份,然后想办法通到市面上去。”

  “知道了。”曲儿接了书,快地跑出去准备午膳。

  厅里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丁叮一直望着曲儿离去的背影,良久,低喟口气。“她喜欢你。”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曲笛知道丁叮所指何人。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他只有一颗心,只能爱一个人。

  但丁叮却不为曲儿感到心疼,她特意装开朗、特意为了成全他们去引柳怀犀,她做那么多事,全是为了曲笛。

  “她是个很好的女子,她可以帮你很多,而那些是我所不及的。”丁叮看得出来,曲儿爱曲笛爱到愿意为他舍去生命。

  “师姐,你应该换个方向想,像儿这样惊世绝的女子,理该拥有一份专属于她的感情,让她与别人共享一份情,那是对她的一种亵渎。况且,你认为没有你打小教我读书识字、习武练功,我能成就今的功业吗?爱情没有谁帮谁多的道理,要计量到利益,那就不算真爱了。”

  她偏着头想了很久。“你说得有道理,但愿儿能找到一个真心诚意只对她好的男子。”

  “她会的。”

  “对了,你刚才让儿印的是什么东西?”

  “血大法。”

  “什么?”她大叫。“你让她将这魔功印上数千份,通市面,天哪!你知道这会害死多少人吗?”

  他耸耸肩。“也许几百、也许上千。但我可以保证,经此一次,血大法将永不复存,再也不会有人因它而受害了。相比之下,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

  “不可能,这魔功太吸引人,三、五年就可以造就一名顶尖高手,那是任何武林人士都克制不了的惑,所以才会闹得江湖数百年来腥风血雨,爹爹为了毁灭它,穷尽一生之力都没有做到,如今你妄想以一人之力阻止?太困难了。”

  “谁说我要自己干了?你不觉得岳父的做事方法太迂腐了吗?这血大法要大成,至少得牺牲千名青壮的血方能达到,所以自有此功以来,鲜少有人大成过,皆因练功初期就杀戮太甚,被武林同道诛灭了。偶有一、两人侥幸练成,也会被各大派合力诛杀,但那又会让各大派实力大减,以致此功再落不轨人士手中,如此反复数百年下来,江湖死伤者众,却仍对此功无能为力。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想过,千名青壮对于国家是何等重要的存在?那代表一千个有力兵士、一千个可以生产出大量粮食的农夫,甚至这一千人中也许可以出一个状元、一个将军。倘若太多人因贪念而习练此功,则国本必遭动摇,这朝廷还会不加以管制吗?哪怕让一人练成魔功,朝廷派下十万大军清剿,十万枝利箭齐发,天上的神仙都可以下来一个,又何惧那练成魔功的恶人?再则,朝廷对此魔功一旦有了忌惮,必令各地官府严加戒备,全国上下一起防卫,岂非比小小动员一个江湖人士更有力量,更能防堵此功传?”

  “但是江湖人一向不太与官府中人有所来往啊!”“我非江湖人,况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按他的想法,此魔功一面世,天下心怀贪念者必暴无遗,包括昔年火焚白云庄者。到时再让朝廷派大军去镇,不费他半分力气,得报大仇,又能消灭血大法,何乐而不为?“况且师姐也不希望我只身一人,为了一本书去跟人杀得血糊糊的吧?”

  “千万不要。”只要论到曲笛的生死,丁叮可就啥儿伦理纲常都不讲了。“全照你说的做就是。”

  “如此甚好、甚好。”他笑得那个贼啊!就像黄鼠狼看着一只小母一样。

  丁叮忍不住又是狠狠拧一下他的耳朵。“丑死了,以后不准再这样笑。”

  “我一向这么笑的。”

  “总之我说不许你笑就是不许,你有意见吗?”

  “没有。”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他的耳朵还在她手上呢!

  “算你听话。”丁叮放过他的耳朵。“那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他想了一下。“去锦绣坊吧!我记得以前看书、还有跟人谈生意的时候,都听说过夫间的闺房之乐,没道理我们俩做起来这样又累又乏,肯定其中另有秘诀,咱们去找个高人请教一番。”他没说,他还在做小乞丐的时候,也偷看过楼子里的姑娘与客人好,那表情是很快乐的,怎会轮到他身上就变了样?肯定有问题,他非解开这个疑惑不可。

  “这个好,我也想给你生个娃娃,但如果要这么辛苦才能有娃娃,我可得好好考虑一番。”

  “那么待会儿我们用完午膳,休息片刻,待华灯初上,就去锦绣坊寻访高入学习房中术。”

  万幸万幸,四周无人听见这对小夫的对话。行周公之礼还得上青楼学习才行,唉…这等事恐怕是古今未闻啊!

  【全书完】 wWW.8MxS.cc
上一章   痞子大侠   下一章 ( → )
恶奴不要对我耍聪神气恶魔钓到美人鱼为你撑起一片冰焰回头爱你一鸣天下春梦黑道辣新娘唱首情歌来听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董妮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痞子大侠》第十章及痞子大侠最新章节第十章在线阅读,《痞子大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痞子大侠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8m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