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医药师》第三百十四章大结局下及《空间医药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空间医药师  作者:轻尘如风 书号:47087  时间:2018-10-2  字数:10375 
上一章   第三百十四章 大结局(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这三个月的时间,说慢不慢,说快也不快,很快就到了沈立冬出嫁的那天。

  那天,碧空如洗,云白如玉,就如天气也感染了好心情那般,让人看着舒心,怡然。

  沈立冬就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她提起墨眉笔,就那样细细地描着双眉,精心地妆扮着她的容颜。

  向来她都是素颜朝天,不悦化妆对人的,除了偶尔随着母亲出门拜访,或者出席一些重要场合,沈立冬才会化妆一番,当然,那妆容也是清清淡淡,简简单单的,并没有像今这般如此精心细致地勾画着妆容。

  只是娘亲说,今天是她最重要的日子,怎么样都得精心梳妆打扮一下,不能向往常那般敷衍了事。

  姐姐说,今天是她当新娘的日子,无论如何都得将自己扮得美美的,得让妹夫看了大吃一惊才行。

  三嫂四嫂也是,说女人一辈子最重要最美丽的日子就是今天了,普通人家的女子出嫁都尽量将自个儿扮得美美的,让夫君在花烛之夜,见之便欣喜,她们作为过来人自是明白,出嫁这一天对于女子而言意味着什么,因而极力地支持母亲跟二姐,一大早就围着她,给她挑拣搭配各种首饰,还特意去请了荒洲城最好的梳头娘子过来给沈立冬梳个最美丽的新娘头。

  当然,对于爹爹,三哥四哥而言,她这个最小的女儿,最小的妹妹,在他们眼中自然是极好的,就算一点也不装扮,那也是他们家最骄傲最漂亮的女儿,最美丽最可人的宝贝妹妹。

  而沈立冬呢,她自然也知道这是她人生中最为难忘的一天,女子最为重要的一天,她这回可没有真的根据爹爹哥哥们说的那般,真的如此行事。

  这一次,就算没有母亲姐姐跟嫂子们的吩咐,她也会将她自个儿装扮得美美的,因为她也想这一天成为她往后新生活开始这般标志的一天,想让这一天成为后最美的回忆,深深地印刻在她自个儿的心里,也印刻在那个人的心里。

  所以一大早起来,她都尽心尽力地挑选着,搭配着,连小小细微之处都没有放过,力求今天做到最好,做到最完美,不让今天留下任何遗憾,留下任何残缺。

  只是当木槿给她盖上鸳鸯红盖头时,当木槿木兰搀扶着她走出房间的时候,沈立冬心中还是有些许的遗憾的,她的大哥沈文轩,大嫂周燕萍还有她那个尚未谋面的大侄子沈之霖,她到这会儿五年都没有见过。

  当初京都一别,没想到一别就是五年,等到她跟谢朝云喜成良缘之时,大哥沈文轩竟然还没有回来,这多多少在大喜之,让沈立冬感觉到有些遗憾,觉得没有大哥到来祝福她成亲,总是觉得有些失落,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还有那个年少之时意气奋发的世子唐元祺,也不知道他如今日子过得如何了,他跟三公主相处得好不好,他过得幸福不幸福,他已经有孩子了没有?若是这会儿他跟三公主也并肩站在一起,那般和谐美好地对着她说着祝福语的话,那么她也就心安了,只是这种想法,她终究觉得是她奢望了,今个儿这样的日子,唐元祺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想着,沈立冬淡淡一笑,嘴角泛出一抹苦涩来。

  到头来,终究,终究还是她沈立冬欠了那个小子,欠了他那般纯粹真挚的情意付出。

  “小姐,小心脚下。”旁侧的木槿在耳边小心地提醒着沈立冬,沈立冬回神过来便笑着摇摇头,觉得她真是多思多愁了,今个儿是她跟朝云哥哥大喜的日子,她怎么就偏偏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来了呢,她应该高高兴兴地出嫁,在父母亲,在一帮亲人好友喜悦的目光中出嫁才是。

  想着,沈立冬倒是散去了那些纷的思绪,笑着随木槿木兰的脚步,缓缓地走出去,一步又一步走向她新的人生,新的起点。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临上花轿的时候,迟来的惊喜,让她觉得再无遗憾了。靠上大哥沈文轩的背,随着大哥沈文轩背着她走向花轿的时候,沈立冬的头得低低的,她的音颤颤的,喜悦中夹带着几分不敢相信。

  “大哥,是你来给冬儿送嫁来了吗?”

  “嗯,冬儿,是大哥来了,大哥给冬儿送嫁来了。”沈文轩一如当年那般,语调温柔,沈立冬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大哥说这话的神情,摸样。

  本以为是三哥背着她出嫁的,大哥从京中而来是赶不及的,怎么样都赶不上了,没想到大哥还是来了,来得那般及时,那般匆忙,想来一路上定然赶路赶得很急,若不然的话,是赶不上她今个儿成亲之的。想到大哥风尘仆仆地一路从京都赶过来,就为了她这个妹妹,沈立冬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感动。

  “大哥,谢谢你,谢谢你能来。”沈立冬的眼眶的,声音有些哽咽。

  “傻丫头,你成亲的日子,大哥怎么可能不到。”沈文轩大概察觉到沈立冬有些想要哭出来的意思了,忙宽慰她道:“好了,傻丫头,大喜的日子可别掉眼泪,这会儿可还道哭嫁的时候,等会出去,谢朝云那小子还以为大哥欺负了他的新娘子了呢。”

  沈立冬听到这个,竟莫名扑哧一笑,收了伤感。

  “没想到五年不见,大哥倒是多了几分幽默,可见应该是嫂子的功劳。对了,既然大哥来了,那嫂子跟侄子呢,他们也来了吗?”

  “嗯,你嫂子跟之霖那小子也一道儿来了,这会儿在父亲母亲那里,他们一直没有见过之霖,这会儿指不定有多高兴呢。”沈文轩淡淡地说着,可是沈立冬却能从大哥的语气中听得出来,大哥过得不错。

  当年那场帝王赐婚,沈立冬一直都担心沈文轩过得如何,后来从信中得知他跟周燕萍二人过得不错,还生下沈之霖后,沈立冬总算提着的心有些安定下来了,只是没有见到大哥,总归是有些不放心的,如今低头,悄悄地揭了盖头,望向大哥的侧脸,觉得大哥的眼睛里已经少了当年的那份落寞,温温润润的,看着倒真的是跟郡主相处得不错了。

  想着如此,沈立冬到此时放真的觉得可以安下心来了。

  “这样的话,大哥这次难得来一趟,跟嫂子还有侄子就多住一段日子,晚些再回京吧,怎么样我这个做姑姑的都没有见过那个孩子呢,总得让妹妹我回门的时候见一面。”这一家人难得团聚了,沈立冬不想等到她回门的时候,大哥沈文轩跟嫂子侄子已经回京了,因而如此央求着沈文轩。

  哪知道沈文轩根本不用沈立冬央求,便痛痛快快地应了沈立冬的要求。“傻丫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还有功夫心其他事情。放心吧,这次大哥跟你嫂子过来,本来就打算住久一些的。”

  如今京城里头的局势是一天比一天紧张了,沈文轩早就想带着一家人到荒洲来避一避风头了,这会儿刚好接到沈立冬成亲的消息,那沈文轩自然可以光明正大地找到理由,不用费什么心思跟皇上打旋了,直接带了郡主儿子奔向荒洲而来。好在他赶得及时,若不然,就错过冬儿的大喜之了。

  这沈立冬自然从沈文轩口中听出了一些意思来,但是她也不想多口,那些事情,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天家之事就由他们天家自个儿去处理吧,他们只要过好自个儿的小日子就行了,想着如此,沈立冬觉得大哥大嫂还有侄子这一次来,应该会在荒洲呆上一段日子,如此一家人团聚的时间可长久一些,沈立冬自然心中是高兴不已的。

  而谢朝云见到沈文轩背上沈立冬上花轿的时候,那表情可是有些复杂的,你说他吃味吧,很明显是有些吃味的,只是这会儿人都是他的了,这沈文轩作为大哥送沈立冬上花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终究他还是有些小家子气了,怎么都觉得有些酸溜溜的。

  “大舅子啊,在这里见到你,还真的有些意外啊,还以为你赶不及过来参加妹妹的大喜之呢。”

  “谢朝云,我妹妹的大喜之,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可能不来。无论如何,有心的话,总归是能够赶得及的。”沈文轩临走拍着谢朝云的肩头,不忘记刺他一刺。“记得啊,我妹妹这般好的女子嫁给你,你可得好好待她,若不然的话,我这个做大舅子的,第一个不饶你。当然,京中还有一个人等在那里,巴不得你早点辜负了我妹妹才好呢,他好准备着随时抢亲。”最后一句话,沈文轩是靠在谢朝云耳边说的,这话说完,惹来谢朝云一阵怒意,可是看着沈文轩那般大笑着望着他,摆明了想看他的笑话,那谢朝云是想发怒都不能发怒,何况,今个儿是他大喜之,他又怎么会给别人机会看他的笑话呢。

  “放心,我一辈子都会好好待冬儿的。”言下之意,那个人就算等着也没有机会了。

  “那就记着你的话,一辈子都不要忘记了。”沈文轩意味深长地看了谢朝云一眼,随后走向他子跟儿子那里,那里,大门处,还有他的爹娘沈博远跟陈氏,还有弟弟妹妹,弟媳弟妹跟几个侄子外甥。

  跟家人站在一起,沈文轩觉得这辈子就已经圆了。

  而谢朝云呢,听到沈文轩的最后一句,他才知晓,恐怕那才是沈文轩最终的目的吧,他想冬儿一辈子都过得幸福,想他一辈子都不要辜负了冬儿,如此,想通了的谢朝云,那双桃花眼眸就越发地亮堂了起来。

  他望向大门处的沈家人,看着他们那家人,他庆幸,庆幸当年认识这么一家人,庆幸这天下有那么一家人,有那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小丫头,如此,他这生,才能有了这般的幸福。

  耳旁听着喜乐声声,听着那喜庆的鞭炮声,望着他身后那顶花轿,透着那门帘,仿佛见到那个甜美可人的小丫头,这一刻,谢朝云的心,从未如此充实过,感觉幸福,是如此地简单,两两相望,便是一世的幸福。

  当然,这沈立冬堂堂一个县主的成婚之,自然受到荒洲百姓的热烈关注,从沈立冬跟谢朝云订婚之开始,百姓们就期盼着沈立冬出嫁那天是何摸样,如今在沈立冬出嫁的这一天,百姓们自然全部都出动了,他们站在街道的两侧,看着那一抬又一抬的嫁妆从眼前抬过,看得那是眼花缭,心中羡慕不已。

  那可是真正的十里红妆啊,第一抬的嫁妆进了县主府邸,那最后一抬的嫁妆还在沈府呢,可见这规模,那可是百年难遇的,跟公主出嫁的情形都差不多了,风光无限啊,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未出阁的女子。

  只是这一天,可把沈立冬折腾得够呛,好不容易熬到行过大礼入了房,等到谢朝云出去款待宾客之时,沈立冬方敢偷偷地揭了盖头,坐到了桌子旁去,那上面可是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酒,是给新郎新娘喝过合卺酒用的,只是没想到沈立冬这会儿会自行揭了盖头,跑到桌子边上,独自一个人吃了起来。

  她可是一天没吃过东西了,哪能肚子不饿啊。

  “小姐,小姐,这个新娘子可是不能自个儿揭开盖头的,那可是要等姑爷才能揭开的,小姐啊,还是赶紧盖上吧,要是让瞧见了,可要闹出笑话来的。”木槿跟木兰急着劝慰着沈立冬,她们可不想让沈立冬这副摸样被外人给瞧见了。

  这沈立冬自然也知道这是不合规矩的,只是她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如此这般先吃点东西填肚子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这县主府邸,谁敢说她这个县主的不是,就算被那些下人看到了,想必他们也不会说些什么的,否则的话,等待他们的轻则就是掉饭碗,重则就是杖刑了。因而此时喜房里头就木槿木兰两个丫鬟在边上,沈立冬也就不顾忌那么多了,放心大胆地吃起饭菜来。

  那木槿木兰先前还劝慰着沈立冬呢,等到她们猜到沈立冬的想法,又见确实无人经过这里,也就不想委屈沈立冬,权当什么都没看见,任凭沈立冬吃着饭菜,等她吃了七八分之后,她们又忙着给沈立冬收拾妥当,不让旁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因而等到谢朝云一身酒气,摇摇晃晃从外头进来的时候,沈立冬又安安静静地坐在榻边上,完全一动不动,看着好像从未没做过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来,一心等着新郎官给她揭开盖头的样子来。

  只是细心如谢朝云,哪会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做了一些什么,只不过他不点破便是了。当然,那些举动也是他特意允许的,若不然,这喜房里里外外为何只有木槿木兰两个人呢?另外,他也不忍心那个小丫头一整天饿着肚子,早早让人备妥当了一桌子饭菜放在喜房里头,就是为了给他新娘子填肚子用的。若不然的话,木槿木兰那两个丫鬟哪里有那么容易随随意意便更换了新的一桌饭菜上去,那可都是他事先派人安排好的。

  所以这会儿谢朝云很明显就发现了饭桌上的饭菜已经不是先前那一桌了,当然这饭菜一变,他自然也就是清楚了他那个小新娘做了一些什么了,不过,眼下既然他的新娘没有饿着肚子了,那么也该做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了,当下,他眉眼弯弯起来,轻轻一笑,吩咐着木槿木兰二人可以退下去了。

  那木槿木兰二人得了谢朝云的吩咐,自然笑着退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她们二人还细心地给喜房的门给紧紧地关上了。

  那谢朝云见木槿木兰二人出去了,立即就伸手拿下了沈立冬头上的鸳鸯红盖头。

  这一揭下,烛火上,那张清丽甜美的容颜就那般直直地撞进了他的视线中,那如玉般泛着光泽的白皙脖颈,在沈立冬羞涩一低头的瞬间落入了他眼底,竟然让谢朝云莫名地喉头艰难地咽了一下。

  “冬儿,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就安歇了吧。”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跟她的房花烛之夜,那谢朝云显然跟个头小子一样,变得有些耐不住子了。

  这沈立冬一接触到谢朝云那炽烈的目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虽说两世她都没有嫁过人,甚至连恋爱也是初次品尝,可是男女之情事,她就算是没有吃过,那也是见过的,哪里会不知晓谢朝云这个时候的眼神代表什么。

  何况,出嫁的时候,娘亲陈氏还特意给她一本箱底的东西,那就是女子出嫁必备之书,那自然是行男女之事用的,看上面那些图案,沈立冬当时翻看着,还真不觉得有什么好脸红的,比起前世那更清晰更透明的片子,这几张图还真的不算什么。

  只是临到亲临其事,沈立冬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她可是紧张得很,因而一瞧见谢朝云那眼神,她忙推道:“还没,没喝过合卺酒呢。”

  “对哦,为夫差点忘记了,我们还没喝过合卺酒呢。”说着,谢朝云健步如飞,下了榻,赶紧拿了两个酒杯,倒了两个酒杯,走向沈立冬的时候,递送给她一个酒杯,留给他自个儿一杯酒,双双绕过手臂,喝下了这所谓的合卺酒。

  这合卺酒一喝完,也就意味着沈立冬再也没有借口推什么了。

  “娘子,**一刻值千金,如此,我们安歇了吧。”这谢朝云此刻就像一头饥饿了许久的大灰狼一样,就等着将沈立冬这个小红帽给吃进腹内去了。

  那沈立冬却还说着。“这不急,再等会,我们二人还是先坐着聊一会儿吧。”

  “娘子,你不急,可是为夫急了,为夫可是等待这一刻等得太久了,你忍心让为夫继续煎熬着嘛。”这个时候的谢朝云可再也不想从沈立冬口中听到等会,再等会的话了,他可是直接凑过脑袋去,将沈立冬的瓣给堵住了,而后欺身一,双手随之在沈立冬身上动了起来。

  这沈立冬的身子被谢朝云四处点火着,浑身发烫,她此时就跟水一样,无法动弹,任由谢朝云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忽然,她觉得整个人都疼痛起来,她知道那是女人必须经历的一刻,可是那也实在太疼了,因而她忍不住张开了嘴,狠狠地一口咬在了谢朝云的肩头上。

  那谢朝云因为沈立冬这一咬,反而更为烈起来,勇敢地向前冲击着,不断地冲击着,到最后,竟然将沈立冬得四肢无力,连抬个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沈立冬初经情事,自然经不起谢朝云这般折腾,可是谢朝云从来没吃过女人的味道,如今这刚吃上了,哪里还舍弃得了,只是他也知晓沈立冬初次不堪承受,因而再多要了一次沈立冬之后,他也就只好忍着了。

  抱着沈立冬的身子,谢朝云将自个儿还有沈立冬的身子,二人都用热水细细地擦洗了一遍后,谢朝云就抱着沈立冬在榻上睡着了,再也不敢多动一下,生怕忍不住又将沈立冬给吃了。

  不过就算这样,也将沈立冬折腾得够惨了,这沈立冬隔天早上起来,那可是酸背疼,差点就起不来了。

  好在这是在县主府邸,上无老,下无小,也就没人笑话他们夫二人,只是谢朝云难免被沈立冬给狠狠地瞪上了好几眼。

  不过这几记白眼在谢朝云的眼中算不得什么,他抱着沈立冬就偷亲了几个,沈立冬看着木槿木兰二人进门来看到这一幕,那脸红退避出去的慌张摸样,忙啐了谢朝云一口。

  “你怎么也不看看场合,这般闹腾,被旁人见了,也不知道该怎么笑话我了。”沈立冬又羞又恼地拍打着谢朝云的膛,谢朝云也只当是雨拍打,握住沈立冬那柔的小手,占尽便宜,亲了又亲。

  “你,你,你,你怎么如此不正经。”这可是在古代,她沈立冬可还是要脸面的人,那谢朝云却全然不在意。

  “这府里,除了你我夫二人,都是下人而已,他们不敢说什么的,放心好了,娘子。”谢朝云说着,抱过沈立冬坐到他的膝盖上,然后拿起梳妆台上的眉笔,细细地给沈立冬描着双眉。

  “看,娘子,为夫给娘子描得眉如何,好看吗?后为夫天天给娘子描眉,可好?”谢朝云抱着沈立冬的身,极为认真道。

  沈立冬听了,心中一动,面上漾开一抹笑容。

  “那可是一辈子?”

  “自然是一辈子。”

  “如此,为的双眉后就全拜托给夫君了。”沈立冬嫣然一笑道。

  “如此,倒是为夫的幸事了,遵命,娘子。”谢朝云抱着沈立冬,又偷偷地亲了沈立冬的脸颊好几下。

  这沈立冬眼见谢朝云的双手又开始不规矩了,忙拉了他的双手下来。“可不许再折腾了,再折腾下去,还要不要出门了啊?”

  “也是,可是为夫舍不得娘子怎么办?”这谢朝云依依不舍地亲着沈立冬的脸蛋,又啄了啄沈立冬的瓣。

  沈立冬见这般下去,可怎么好见人啊,因而忙起身,推着谢朝云,给他整理了衣袍,瞪着他。

  “该出门了,相公,为还等着相公努力赚钱养家呢。”

  “知道了,娘子。”这谢朝云一听沈立冬这般说,不知道为何心中欣喜不已,再偷亲了一个,便不好再继续闹腾下去了,乖乖地带着长随阿水出门去了。

  那沈立冬眼见谢朝云出门了,这才敢唤了木兰木槿二人进来收拾,她们二人进来收拾的时候,沈立冬很明显看到这两个丫鬟闷笑的样子,那眼神实在是有些羞人,可是能怎么办呢?要怪也只能怪谢朝云那厮,实在是太不正经了,如此这般被木槿木兰看了去,免不了得被这两个丫鬟心中笑话一番了。

  只是笑话归笑话,这沈立冬望着铜镜中那勾画好的双眉,想起谢朝云说的那番话,心中不知道为何,总归是甜滋滋的,嘴角也不由控制地弯了起来,笑意止不住地淌了出来。

  那木槿木兰二人见自家小姐这般得姑爷宠爱,自然也是为沈立冬高兴不已的,只要姑爷待小姐好,那么她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就是得了最大的脸面了,走出去的话,也是风光得很。

  晚上谢朝云忙了正事回来的时候,免不了又着沈立冬要了一回,他倒是想多要几回,可是沈立冬这般的年纪,又刚刚初经情事,那是经不起他多加折腾的,因而他要过沈立冬一回,抱着沈立冬擦洗身子之后,倒是动手动脚的,除了偷偷亲几个,倒也不敢折腾沈立冬了。

  这沈立冬见谢朝云忍着难受,却也顾着她的身子,不敢多折腾她,想着他那么些年,一直都为她守着,从未跟旁的女子有过关系,不知道为何心就软了,再等谢朝云有些忍耐不住的时候,她也就顺了他的意思,让他尽兴了。

  只是隔天起来的时候,却苦了她自个儿了,又是晌午时分才能起身,累得像是骨头散架了一般,想着今晚那眉眼亮晶晶的家伙再回来折腾她的话,她可是不依了,明儿个可是三朝回门的日子,她可不想因为被那个家伙折腾而起不了身,从而在娘家人面前羞得抬不起头来。

  如此下定决心不让谢朝云晚上折腾她的沈立冬,没想到到了晚上,面对谢朝云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还有他再三的保证,只敢要一次的央求下,沈立冬不知道为何竟然又心软了,顺从了他的心意。

  只是那厮吃着就不停手了,要了沈立冬好几回方罢休,隔天早上三朝回门的时候,还是他给沈立冬收拾的,抱着她上马车的时候,沈立冬还在谢朝云的怀里贪睡着,那谢朝云也随之,手儿轻轻地抚着沈立冬如墨般的青丝,目光中带着无限的宠溺,那眼神温柔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

  不过谢朝云虽然宠着沈立冬,也不想她等会在娘家人面前害羞得抬不起头来,因而快到沈府的时候,谢朝云叫醒了沈立冬,帮着给她收拾妥当了,方牵着她下了马车,二人双双进了沈府的大门。

  三朝回门的日子,那沈博远跟陈氏一大家子一大早就在门口盼着了,这会儿见谢朝云牵着沈立冬双双而来,又见二人面上那神情,自然晓得这小两口日子过得不错的。不过做娘的,没有得到沈立冬的亲口证实,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因而当谢朝云被沈博远还有沈文轩,沈文浩,沈文海叫着过去喝酒的时候,陈氏跟沈立夏就过来围着沈立冬问了起来。

  “冬儿,姑爷待你可好?你们两个可是已经成了喜事了?”这个做娘的开口问起这事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因而陈氏问得很直接。

  那沈立冬听得娘亲这话,自然知晓是问什么事情,只是这种事情要说出口总归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所以沈立冬的脸蛋红红的,低头嗯了一声。

  “娘亲,二姐,夫君待我很好。”

  “好好好,待冬儿好就行,好就行。”陈氏听了沈立冬的话,又见沈立冬那神情,作为过来人,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放心了,带着沈立冬,连同沈立夏一同过去前厅跟沈府的媳妇们一道儿上桌吃饭了。

  这一顿饭,自然吃得畅快,也吃到很晚,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加上沈府每个孩子各有各的幸福,爹娘看在眼里,那自然是欣喜不已的。

  毕竟,孩子们的幸福对于父母亲而言,那是最为重要的,如今就连最小最头疼的小女儿沈立冬也有了好的归宿,过得幸福了,那沈博远跟陈氏自然是打从心底高兴啊,如此,难免喝酒就喝得多了,这顿饭也就吃得时辰也就越发地长了起来。

  夜间,父亲难得想要奢侈一把,竟然早早托人带了那种烟花过来,让人在庭院外头放了起来。

  望着夜空中那朵朵绽放的烟花,看着家人一双双,一对对的,膝下子女环绕,沈立冬知道,这一世,她来这里的愿望都已经达到了,家人都过上幸福的日子了。

  虽说京城风云不断,夺嫡越发烈起来,皇子之间的争斗都摆在了台面上来,只是,那又如何,对于她来说,沈家的小幸福能够保住就行了,天下大事,就由那些做大事的人去心好了,她一个小小的女子,只要守住自家人的幸福,让一家人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过下去,那可以了。

  当然,这样的幸福,她是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的,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若有一天,非要对上他们沈家的话,她也是不怕的,大不了将一家人全部都带进她的药田空间里头去躲避个几年,十年或者二十年,到时候出来的时候,天下局势已定,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个沈家是如何摸样了,不是吗?

  想到那个带给他们沈家幸福的药田空间,那个将来可以保命的药田空间,沈立冬嘴角自然而然地弯了起来。

  关于这个药田空间,以后找个时间好好地跟谢朝云说一下吧,毕竟他们已经是夫了,她想要信任他,信任他可以跟她走一辈子,所以有些事情,她也该告诉他,该跟他坦白,想着如此,沈立冬又是轻轻一笑。

  “娘子,在想什么呢?笑得那般开心?”不知道何时,谢朝云走过来,站在了她的身侧,那般温柔地望着她。

  “我在想,相公,我们的日子会过得很幸福的,一定会很幸福的。”沈立冬喜盈盈地望着天空上绽放的烟花,侧目望着那个绝地风华的男子,她一辈子的伴侣,莫名地,忽而踮脚,将谢朝云拉了下来,在他愕然的眼神里,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

  “娘子,娘子,我看,我们还是回房吧。”谢朝云本就对着沈立冬没有什么定力,这会儿得了沈立冬的一个吻,他整个人都觉得飘乎乎起来了。

  “你说什么呢?这个时候,家人都在一块儿看烟花呢,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回房呢。”话到这里,沈立冬很后悔,后悔她刚才不该趁着四下无人,又比较偏僻的地方,便刺了谢朝云,这会儿这厮兴头上来了,她可要丢脸了。

  这沈立冬推着谢朝云,不许他这般不正经,那谢朝云却一把抱起了沈立冬,趁着没人注意,早就抱着沈立冬,兴匆匆地去沈立冬的那院落去了。

  “娘子,为夫今晚羡慕了,嫉妒了,我们也去努力生个宝宝吧。”

  “谢朝云,你快点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了。”

  “不放,娘子,生宝宝可是大事,为夫得努力加油才行。”

  “谢朝云——”

  “娘子,你得专心一点,若不然,宝宝就不会来了。”谢朝云堵住了那还想嚷嚷的红,伴随着窗外那绽放亮眼的烟花,这室内的火花也徒然烈了起来。

  当二人融为一人的时候,当心灵汇的那一刻,他们心中的想法是一致的。

  这辈子,他们会这般一直幸福下去的,一定会幸福的。

  (正文完结) Www.8mXs.CC
上一章   空间医药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特工狂妃王牌刁妃王爷,你抱错别惹朕的小皇代嫁弃妃暗夜魔妃美男太多多蛇王选妃王的爆笑无良兽妃:鬼王的嚣张小皇妃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轻尘如风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空间医药师》第三百十四章 大结局-下及空间医药师最新章节第三百十四章 大结局-下在线阅读,《空间医药师(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空间医药师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8m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