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最后的束安全本完及《灵婚女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灵婚女巫  作者:柳笑笑 书号:47239  时间:2018-11-6  字数:8258 
上一章   最后的束安 全本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恐怕没有人会理解我和殷祁为何此生,会对官小仙这样痴心不悔。

  有时候,可能连我们自己也想不明白。

  我和幽幽将小仙带出孤凤村的时候,史万英对我讲:“你带走她,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他们要开启神魔祭坛,自然不希望我们回来搅堂,可小仙有小仙的使命,她会回来,我也逃离不开。

  幽幽问我:“我们要带小仙去哪里?”

  “回白山镇!”

  先知让我将小仙的父母送到白山镇,肯定是因为那里有什么在庇佑,才免他们受到外面恶力量的纷扰。

  如今小仙伤得如此严重,也只有在她父母的照顾下,我才可以放心了!

  将小仙送回去时,我自然要将她如何重生在梁若音身体里的事,全部讲明白。

  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被打被骂已无所谓了,不过小仙爸除了最先给了我一记重拳之后,再没有动过手。

  好在他们没有拒绝幽幽雇来专业的医护人员,那天之后,我们便没有离开过白山镇。

  小仙一直都没有醒,我和幽幽都很担心,每天会通过医护人员的口得知小仙的病情。直到第七天,她才从昏中醒过来,得到消息时,我和幽幽以及老,便第一时间,去到了小仙家。

  敲了好久的门,张姨才不情不愿的来开门,但一看清我的脸,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端着的花生倒在了我身上。

  我没有躲,也没有挡,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算不得什么。

  小仙和小仙爸站在院坝里面,她冷淡的扫了我一眼,主动走了出来,对我说:“我们去外面谈吧?”

  张姨表示反对的喊着小仙的名字,还是小仙爸懂女儿一些,妥协的说:“由着她去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小仙将我们带到河边,那时候我一直在想,第一句要对她讲什么。

  但所有藏在心里的话,都被她的第一个问题给埋没了!

  “殷祁呢?”

  我这才想起,她的世界里,不止有我,还有殷祁。

  殷祁为了她,已经死在了阵里,恐怕除了等待归一,已经没有再次苏醒的可能。

  那是我和他的共同结局。

  可此刻面对小仙那张因为担忧而变得胆怯的眼,我没办法将真相告诉她。

  那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只能回答说:“他不在这里。”

  “他还在他妈妈那里对不对?”

  “嗯。”小仙顿了一会儿,特别严肃的问我:“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

  “我问你,你和殷祁是什么时候和好的?”也许殷祁已经告诉过她,父母的下落了,她以此推断出来的吧。

  其实我和殷祁这么多年来,虽然都是保持着距离,但我们彼此并没有真的痛恨对方。

  如果真要说我们是什么时候和好的,应该是我们开始重新建立联系的时候。

  “在你火烧南山旧宅之后不久。”那时候,我和幽幽都私底下和殷祁见过面,虽然每次的谈话都并不和谐。

  她很冷酷的说:“很好,但我丝毫不去感激你后来在宴会上将我们放走。”

  可我,也并不是为了让她感激才去做那样的事呀!

  心头只有苦淡,说:“我知道你不会,你觉得我欠你很多。”

  以前奈何让我做这一切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奈何是希望将曾经的自己送上仇恨的道路。

  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她的目的并非是制造仇恨,而是放下仇恨!

  现在的小仙虽然对我仇恨深重,但总有一天,她会放下的!

  小仙早对婉宁下了死咒,她清楚我此刻有求于她,故而问我。

  我不会拐弯抹角的,直接告诉了她,她斩钉截铁的回答我说:“不去!”

  接着仇恨作祟,她又改变了主意,对我说:“也行,不过你求我啊,你求我,没准我心情好,可以让她多活两天!”

  “怎么?求不出口啊?那没办法咯,你让她等死吧,再多的五蛇身血,也救不了她!”

  看到这样的小仙,我知道她还需要一个过程。

  “你恨我好,婉宁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极度的需要一具可以供她复活的**,而做这个决定的人是你对吗?”

  我心如刀绞的望着她,好想回答她,错了,做这个决定的人,其实是她自己呀!

  婉宁只不过是一个,为了所之人,失去所有的苦命人罢了!

  “我自然更恨你,她再可恶,也没办法欺骗我!”

  我不否认,也不解释。

  我只知道,婉宁每在家中苦等,倍受折磨,只有小仙的治愈术可以治疗她。

  “如果我求你,你会去吗?”

  “你求了再说!”

  我深一口气,其实已经知道,即使我求了,她也会食言,便求吧!她开心好!

  我说:“我求你,可不可以,放过她?”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吶?”

  只好加大了音量,重复了一遍!

  小仙便如我所料的反悔了,她回答说:“可以呀,等她死后,与你两隔的时候,我放过她。你明知道我绝对不可能放过她,你还真求,真是天真!”

  我无言以对时,她又不解的问我:“你一直掌控着我爸和张姨,却没有用他们来威胁我,难道,你以为我看到你做的这些,会感激你吗?”

  我对她说:“很多事情,也许你现在还理解不了,但是有一天——”

  “不需要有一天,你的世界,我一点也不想理解了!真的!”

  我慢慢的底下眼帘,恐怕小仙是真的对我心死了吧?

  看到我一直有苦难言,幽幽从一旁过了来,轻声唤着小仙的名字。

  结果小仙伸手,一巴掌,打在了幽幽的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叫我名字?”

  我想冲过去把幽幽拉开,但幽幽眼神示意我不要这么做,她诚心诚意的对小仙说:“对不起,你可以怨恨我,我确实骗了你…”这段日子以来,幽幽一直都在自责中度过,她的本心,从未想过,要将一个善良的女子,变成这番模样。

  但是她又比谁都清楚,这是我们必须要完成的使命!

  “如果有别的方法的话,我们绝对不会那样做的,束安真的是有苦衷的——”

  “千瓦别给我提苦衷,算他有天大的苦衷,我也不想知道!”

  苦衷是没有办法言说的,即使说出来,当事者也不一定会信。

  所以等到那一天时间到了,什么都会明白了!

  “束安,你是个小偷,你连自己亲生哥哥都可以下手,你还有什么能做不出来?”

  面对这质疑,我也坦然了,而且我很开心,终于,我还给了倾他的生命以及**。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她?”

  她问我:“束安,夏婉宁是你的一切吗?你若对我是真的歉疚,不应该再来求我,难道你在我身上拿走的还不够吗?”

  “她和你对于我来说,不一样,小仙!”一个是曾经欠了很多的恋人,一个命中注定我为其生的人,我能做的,无非是将欠下的还清,用我的灵魂去后者。

  婉宁不是我的一切,是你小仙才是啊!

  后来小仙要走,我知道她要去干什么,我问她:“你要去救殷祁对吗?以你现在的能力,你是救不回殷祁的。”

  殷祁已经不可能醒来了,唯一的机会,是等待归一。

  可这对于小仙来说,又将是何等的残忍啊?

  她以为我说的真是本身的能力,考虑了一番之后,与我定下协议。

  “想我放过夏婉宁也可以,你帮我把殷祁救回来!”

  “好我带你去,但是你可以先去看看婉宁吗?只要你她,我什么都会答应你!”

  其实即使不救,我也什么都会答应她的。

  今时今,不正是如此吗?

  她摇头,苦恼的说:“我真想知道,我前世欠了你什么?”

  前世,兰因负了无望一世,因果循环便是如此了!

  当晚,我们驱车往s城里赶,接到小仙之前,幽幽对我说:“束安,这一路不管会发生什么,你都不必管我!”

  幽幽从来都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她说出这番话来,自然是有了自己偿还小仙的方式。

  可是,在我看来,幽幽和婉宁一样,都是无辜的人。

  她们只是因为守护我,才愿意与我同舟共济啊!

  诡夜中的国道上,没有车辆与我们同行,黑暗中的我清楚,从此刻开始,我们便要开始孤军奋战了!

  听到周围有声响,我特别提醒车里的几人:“注意一点,周围有东西跟着我们!”

  幽幽也马上嘱咐老道:“开快点儿,别忘了稳!”

  老和幽幽有些年了,他们的感情,像幽幽的子一样细腻,低调。

  他们两人对于我来说,都是值得尊敬的朋友,这次事关重大,幽幽才让老与我们同行。

  她和我们很多人一样,不怕死,怕的是死的时候,没有在人身边。

  很快,嗤跳到了车顶上,我只好唤出御冰术将其冰冻住,因为倾正在苏醒,他的能力也转嫁到了我身体里。

  为了清理挡在前面隧道口的石,我们不得不将车子停下来,我却因为寒冰之魄消耗得太多,能力不稳定起来。

  幽幽在旁边担心的提醒我说:“你现在不能再继续用御冰术了!”

  我也深知,继续透支自己的御冰术,会导致我失去这项能力,可是眼前这些石,却挡住了我们唯一的去路。

  “闪开!”小仙突然有成竹的走过来,我知道此刻的她已今非昔比,立刻与幽幽腾出了空间来。

  她试了几次,进展不大,但是都没有放弃,最后终于用意念抬起了那些巨石。

  幽幽在我身后细声叹道:“以前觉得奈何是一个神话人物,今天才晓得,原来,她是我们的朋友!”

  可是才没多久,老却因为救幽幽,被物给咬了!

  他只是个护灵族而已,很快面部发黑,不出片刻,会命归西天啦!

  “老,老——”幽幽声声叫着,马上意识到,能救老的人只有小仙。

  “小仙,能不能救救他?”

  这一路小仙都和我们一起,自然是看出了幽幽和老不同寻常的关系。

  她冷声问:“秦幽幽,这男人是你的谁?”

  幽幽很坦白的回答道:“小仙,我不骗你,他是我的人!”

  小仙一听,立刻报复的讲:“别浪费我的灵力了吧,他没救了!”

  “小仙,我求求你,救救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放弃,更何况,幽幽知道,小仙是因为恨她,才决然不救的。

  我不愿站在一旁什么都不做,刚想开口,察觉到这点的小仙指着我说:“束安,你最好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你开口,我只救一个,夏婉宁和老,你自己选!”

  幽幽听到这话,立刻绝望的看向我。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明了她眼中的深意。

  她早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顾及她,所以,她没有开口求我,想来此刻,已经抱着要和老一起赴死的决心了!

  可是我没想到,幽幽为了最后一搏,同时让我置身事外,竟然摸出匕首来捅自己。

  此举,不仅是为了让小仙解恨,更重要的是,让小仙发现自己的真心。

  我和幽幽都知道,小仙并非是绝情之人,只是伪装,让她以为自己够冷血了而已。

  最终,她还是找到了自己心中的良善,出手救下了老

  而幽幽,不免要受下面皮之苦了!

  从新上路后,我驱车至黎明前夕,突然发现公路两边连接江边的河堤上,有异常,我便将车停下,快步过去查探。

  小仙随后跟来,她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才没有注意到周围我变化。

  “别吵前走了!”我提醒她道。

  她这才停下来,发现了在她前面不远处,带着高温的大坑。

  “前面还有十几个这样的坑,都是刚刚才出现的!”

  初见这些巨大坑,我竟然觉得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似乎是某种神秘强大的阵法。

  小仙似乎也猜了些,她问我:“上次公寓大火,是你救了我,拿走了我身上的血玉凤凰对不对?这些坑与血玉凤凰,有什么关系?”

  这倒是与血玉凤凰没有关系,所谓神魔祭坛,是神与魔共存亡的祭坛。

  而这些大坑,在我的记忆深处,已经出现过很久了,我深知,它不是在我此生出现的,而是在殷无望时代,想来,一定与神魔祭坛有关。

  “相传,手机四大神器可以开启神魔祭坛,然后能获得上古之力!”

  无数带着贪念的人都对此坚信不疑。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那上面封印的绝非什么上古之力。

  “你也想得到上古之力?”

  我没有回答她,如果我否认,她信吗?

  自然不信!在此刻的官小仙心目中,我是一个为了得到疾风术,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可以下毒手的人。

  天亮之前,我将幽幽送到了医院,因为时间紧迫,只能让老陪着幽幽了!

  我要出来前,虚弱的幽幽喊住我道:“束安!”

  脚步随之停了下来,面对离别,是我最不擅长的。

  但此刻,应该是我与幽幽此生,守护者之间的告别了吧?

  “最后一程,我不能送你了…”她声音颤抖的说。

  很少会见到幽幽哭,她自来是个稳重的人,甚至老命悬一线的时候,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但却在此刻,了泪。

  我竟连回头去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阵乐岁号。

  “幽幽,保重!”

  “束安,轮回的真谛不是为了不变,而是结束,便是新的开始,我相信,有朝一,我们一定还会重逢的…”

  幽幽最后对我说的这句话,久久的在我心间回

  带着小仙回到欧洲花园,婉俞到门口来接我们,她听我的话,这些时,一直都守在婉宁身边。

  因为婉宁一直在等我,我只好让小仙在下面等一下,上去的时候,我很担心她和婉俞打起来,不过后来明显是我多虑了!

  进了卧室,婉宁坐在边,没有开灯,但是我可以通过微光,看到她脸上多出来的东西,那一定很痛吧?

  “婉宁,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她痴痴的望着我:“你带着她回来了!”

  “婉宁,我答应过你,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康的身体的——”

  “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想来抚摸我的脸颊,但伸到半空中,她却停了下来。

  “束安,如果没有她,你会一直我吗?”

  婉宁奢望的看着我,而我却连最后一刻骗骗她的勇气都没有。

  “让她治好你,你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好吗?”

  她咽着望着天花板深了一口气,似已知道了我的答案,绝望和痛苦,不断得徘徊在我们彼此之间。

  “你让她上来吧!”终是肯听话了,我急忙下去,将小仙叫上来。

  “你们都出去吧!”婉宁却突然要单独和小仙呆在房间里。

  我疑惑的站在原地:“出去?”

  只怕她冲动起来,要做些鱼死网破的悔事来!

  “出去!”她又坚决的重复了一遍,我和婉俞只好出来。

  在门外等了许久,突然听到房内有响动,我和婉俞紧张的一起冲了进去,便看到婉宁趴在地上哭得伤心。

  “你推她?”婉俞气急,用手指着小仙。

  “她拽着我的手不放,我还不可以推?”

  眼见两人要打起来,我怒吼一声“够了!”

  小心翼翼将碗宁扶了起来,这件事,谁也怪不了!

  婉宁伤痛绝,一心赴死,而小仙忌讳颇多,心结未开,两个人本不可能和平共处。

  好在,小仙还是帮婉宁用了治愈术,死咒也并非不能破,只要婉宁从此一心向善,便可不攻自破,听此,我心中稍安。

  属于我多年的一个夙愿,算是完成了!

  “好了,你要我做的我已经做了,现在,该履行你对我的承诺了!”

  一旁的婉宁知道那承诺指的是什么,立刻凄声阻道:“束安,你不能去!”

  知道这会是我的结局,心中却突然坦了许多。

  “你不能去,束安,你听我一回吧?”这一回,便是生死离别了,这代表着我与婉宁此生的缘分,是真的此尽了!

  也许,我应该好好的跟她道个别!

  “小仙,你能去外面等我一下吗?”

  小仙没有迟疑,转身出去了!

  面对着哭成泪人的婉宁,我伸手去为她拭泪。“还记得你九岁那年,生了一场病,我和阿祁一起守在你房间里两天两夜吧?那时候,你说,即使没有我们,你的病也会好起来…婉宁,我一直都相信你当时说的那些话,你是个坚强的女孩,没有我们,你也会好好活下去的,那时候,替我照顾倾好吗?”

  其实我早知道,倾的前世便是负了小仙的束连以,而婉宁,则是倾的子。

  不管他们的前一世有怎样的纠葛和恩怨,我相信,这辈子他们还会再续前缘。

  “不,我不要,我只要你束安,我只要你!”

  “你知道,我不仅仅是束安,我宿命如此,我也欣然接受!”

  她听此,激动悲愤的将墙角的花瓶砸在地上,凄吼道:“我才不相信那些什么宿命的狗,我只知道你是束安,你是我的束安,对不对?”

  “婉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完,我心一狠,转身出了来,到楼下,看见小仙等在厅里的身影,她正捂着耳朵,似不愿意听到什么声响。

  婉宁再次追了出来,她知道我这一走,她将永远无法再见到我。

  至少是作为束安的我!

  “官小仙,你不能让他跟你去孤凤村,你根本不懂,他上辈子是为你死在那里的,这次他跟着你去,会死在那里!”

  对于婉宁来说,那是我的死期吧?听到此,我自觉凄凉。

  “别说了夏婉宁!”

  “束安,你觉得如今的我,还有什么害怕的吗?不是你不我了,也不是你谁别人了,我唯一害怕的,是你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了,即使来世轮回,也再找不到你了!”婉宁撕心裂肺的哭着,我背对过身去,强迫自己不要被这一切干扰。

  “婉宁,我必须带她走了!你会慢慢好起来的…”

  说完,我压抑着所有情绪,绝尘离去。

  婉宁悲伤的坐到了地上,哀怨长哭道:“他真的死也不愿意死在我身边,早知是如此,你当初说还我一副身,我宁可不要…”

  这话,是对小仙讲的!

  婉宁是死过的人,却也是活下来的人,我知道,她不会永远这么悲伤,我离开后,她是见证我和殷祁,曾存在过这个世界的证人。

  她会像我们曾经那样,独立坚强的活下去。

  而我和殷祁的结局,不是死亡,却是另一种重生!

  “小仙…我们走!”♂手机用户登陆 m。 更好的阅体验。 wWW.8mXS.cc
上一章   灵婚女巫   下一章 ( 没有了 )
紫玉钗街诡怪鬼胎十月最后一个阴阳死亡招待所娶个死人当老尸道奇谈出魂记阴阳代理人麻衣相士剧组异实录灵魂殡葬师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柳笑笑最新创作的免费灵异小说《灵婚女巫》最后的束安 全本完及灵婚女巫最新章节最后的束安 全本完在线阅读,《灵婚女巫(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灵婚女巫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8mxs.cc)